、Kenneth

超蝠、盾铁、逆闪闪

线稿是从很以前画的,从网上找的图片模仿的,颜色是今天上的,不懂画画,自我感觉良好到爆炸。

我见你于星辰

我见你于星辰 第九章

“Barry,你得来实验室一趟,Harry来了。”Caitlin冲着通讯设备说。
“到了。”Barry走进表层控制室,将面具扯下来,“我还以为他们不会再过来了。”
“额,是因为Jesse。”Caitlin睁大眼睛看着Barry,Barry熟悉那种表情,当她觉得有什么事情很难说出口的时候她就会摆出那个表情来。“她好像……得到了神速力。”Caitlin慢吞吞的把话说完。
“哇哦,这是好消息啊,地球二也有了自己的闪电侠了。”Barry显然没有意识到Caitlin说的如此艰难的原因。
“因为我不觉得那是个好主意。”Harry双手交叉,抱在胸前,“她还没有准备好。”
“嗨!Harry。好久不见。”Barry高兴的给了Harry一个拥抱。“我知道你为什么担心,我可以帮你训练Jesse,相信我,我会把她训练的很出色的。现在,我先去看看Jesse。”然后,他也不给Harry开口的机会,转头就跑了,只留下纷飞的纸张。
Harry转向Caitlin:“我想你可以先告诉我是什么让Mr.Allen变成了抱抱熊吗?”
“额,我觉得Barry本来就是抱抱熊,只是你表现的太严肃了,所以……”Caitlin磕磕绊绊的说。
“所以,久别重逢,他大概是迫不及待要给你一个拥抱了!”Cisco接过话题,而Caitlin则是松了一口气。
但这口气还是松的太早了。
一道红色闪电闪烁着,将飘落在地的纸张再次卷起。“Caitlin、Cisco,早上好。Barry去哪了?”Eobard环绕四周,接着他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,“哦,哈喽,Dr.Wells。容许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Eobard Thawne.”
Harry眯着眼睛看向这个不速之客,“我想我记得这个名字。”
“谁说不是呢,我也相当熟悉你的名字。”Eobard嘴角带笑。
两人就那么静静的对峙着,场面冰到了极点。
“呃,Caitlin,你觉得我们去研究一下你的新能力怎么样?”Cisco干巴巴的对着Caitlin说,“你知道的,冰,冰,刨冰!夏天的时候刨冰很重要的!”
“对对,我们走吧。”Caitlin立刻拉着难兄难弟离开了表层控制室。
离开后,他俩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面面相觑:“那可真的是修罗场。”
“刨冰,这是什么理由,啧啧。”
“嗨!我可是救了我俩的小命。”
“嗯,嗯,嗯。”
“Caitlin、Cisco,你们呆在走道做什么?”Barry和Jesse好奇的看着他俩。
“哦!Barry,我以为你在测试Jesse的神速力?”Caitlin迅速岔开话题。
“我感觉Eo好像过来了,所以就过来看看。”Barry挠挠头,不太好意思的说。
“这也算是灵魂伴侣直接感应力的一种吗?”Caitlin立刻想了一个话题将Barry引开,“也许我们现在应该去测试一下。”
“听起来不错,我先去和Eo打说一声。”Barry转向Jesse,“你老爸也在呢,我们一起过去打个招呼。”
“你知道吗?我觉得让Jesse自己去就可以了。”Cisco绞尽脑汁的想着理由,“额,根据科学研究表明要是热恋中的情侣有一方太过热切,很有可能会使感情变淡,你也不是不知道社会上的那些痴男怨女……”该死的,扯不下去了,Caitlin,你来接。Cisco拼命使眼色。
“你和Thawne确定关系还没有太久,你要是太热情,说不定会吓到他,毕竟你们的关系转变的太快了。”Caitlin做了一个你懂的表情。
“好吧,我想你说得对。抱歉,Jesse你要自己过去了。”Barry有些失望,他困惑的说,“不过,Harry和Eo聊的很好吗?”
“哈哈,他们都是科学家不是吗?共同语言什么的。”Cisco干巴巴的笑着,“快走吧。”
“OK,OK。待会见,jess.”Barry苦笑着和那两人越走越远。
Jesse看着离开的三人,心想:这可不太对劲,老爸可不是那种能和别人聊开的‘科学家’。等到她进了控制室她就知道了为什么那两人要急急忙忙的带着Barry离开,这简直就是炼狱好吗!Caitlin、Cisco,你们坑我!

“我以为你已经消失了,我很确定Mr.Allen和我说过这件事。”Harry着重咬着消失这个词。
“Well,在Barry小傻瓜的提醒之下,我还不做好准备那可就太蠢了不是吗?”Eobard嘴角含笑,“还有,我想在主人不在的情况下,随意取用主人的衣物可不是什么绅士行为。”
Harry紧紧的抿着唇,“如果你在计划实行之前就把你遗留的那些‘小问题’解决了,我会相当乐意做一个旁观者。”
“我相信我把Barry训练的很好,那些只是他前行路上的垫脚石。”Eobard随意的靠在门边。
“差点杀了闪电侠的垫脚石?”
“但他确实变得更快了。”
“然后好在圣诞节美美的享用吗?”
“那是你对他所做出的事情,我永远都不会这么对他。”
“你杀了他妈妈,诬陷他的父亲。我不认为你的所作所为比我的更轻微。”
Eobard咬了咬牙,一道红芒在他的眼中快速掠过,“当时我认为那是唯一一个打破我们之间死局的方法。”
“哈哈,然后又创造另外一个死局。”Harry无不讥讽的说。
“Barry已经回到了过去,明白了她母亲的死是该死的历史节点,不管我有没有试图回到过去,杀死她的母亲,只要他是闪电侠,他的母亲终究会死。”Eobard用力的呼出一口气,“我杀了他妈妈,这是一个意外,但却阴差阳错的让我们之间羁绊更深,我不会否认我的过错,我也永远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。这不再是一个死局了。”
Harry沉默着,然后他开口,“Barry曾把我当做你,当我第一次见他,我就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对这个世界的我的复杂感情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拒绝他。”
“在消失的时间线里。”Eobard慢慢的说,似乎是在组织语言,“我曾经很崇拜他,要承认这个对我并不容易。我通过研究,得到了神速力,回到过去,去见他。第一次见面,那种目眩神迷的感觉,让我明白了我们之间的特殊链接。”
“但他拒绝你了。”
“嗯哼,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明白。然后我们敌对,一次又一次的改变时间线。”Eobard撇了Harry一眼,“现在一切都从头开始了,他也再也不会看见那个曾经疯狂崇拜他的逆闪电了。”
“我并不关心你的自白,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是认真的对待这段感情。”Harry不耐烦的打断他。
“地球二的人都像你那么混蛋吗?耐心,Dr.Wells.”Eobard突然笑了一下,“Barry来了。”
“说正事。”
“我们只是缺少一个机会,那是曾经的他没有给过我的。现在,我想是时候争取到那个属于我的机会了。”Eobard出神的望着墙壁,就好像他能够透视一样。“也许我还是恨他,但正好,爱多了那么一点点。”他的声音渐渐低下来,几乎微不可闻。
气氛再次冷淡下来,两人相顾无言。
“额,老爸,我打扰你们了吗?”Jesse小心翼翼的探头。
“没有,测试怎么样?”Harry快速的回答。
“还不错,Barry说我表现的很好。这是?”
“Eobard Thawne,Mr.Allen的灵魂伴侣。”Harry捏了捏眉心。
“哇哦,这可真是太浪漫了!”Jesse立刻就忘了刚刚恐怖的气氛。
“我想我也可以帮你测试一下你的神速力。”Eobard的语气不可谓不自豪,“我训练了Barry。”
Jesse并不了解当初的事情。她惊呼:“那可真的太酷了!”
“走吧。”神速力灌注全身,红色闪电在他的衣服上游走,下一秒就消失在控制室。
“等等我,老爸,待会聊。”Jesse也立刻消失不见。
只剩Harry一个人在控制室,只觉得头都开始隐隐作痛,一个两个都不省心。

“所以,要是你们没有特意去想的话,是不会看到对方的记忆了?”Cisco问。
“也不算是,对方的记忆会用一种较慢的速度进入我们的大脑,基本上就是你还没有意识到,你就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所作所为了,当然,是延迟版本的。”
“那上次他在你意识里说话那次呢?”长发男生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了。
“那个好像也是记忆共享的一种,需要对方相当强烈的期望,我才能听见或者看见。”
“所以就相当于你主动,或者他主动,再或者顺其自然。”Caitlin总结。
Barry摸了摸鼻子:“差不多。”
“这可真的是太有意思了!我觉得我可以靠这个度过我的后半辈子。”Cisco幸福的大喊。
“别假装你是这个领域的,并且还能研究一样。”Caitlin毫不留情的说。
“Come on!Cait.”Cisco哀嚎。

(是叫表层控制室吗?我真的不记得了,虽然我看了两遍闪电侠,但我的记忆力好像比金鱼好不了多少。T_T)

我见你于星辰

我见你于星辰 第八章

太久没写了,有些忘记了。闪电侠和明日传奇我都有在看,我只能说逆闪的出现让我简直不能自拔。让我们忘掉在闪电侠里面Barry和Cisco僵硬的关系,这里Cisco的哥哥可还活的好好的,等着圣诞节和Cisco一起分享礼物呢。

“这是当初我和Patty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吗?”Barry打量着四周,“我可还记得这张桌子的触感。”
“对啊,我相当可惜错过了你的重要时刻,Mr.Allen。”Eobard举杯向Barry示意。
“哇哦,小心眼。”Barry喃喃,也举起了酒杯。
接下来的用餐出乎Barry意料的愉悦,不得不说这让Barry松了口气。Eo去过很多地方,他还会告诉Barry那些来自未来的见闻。虽然他能够在记忆里看到,但是从Eo嘴里讲出来,让他更加有被讨好的错觉。一直到他们离开餐厅,Barry的脸上仍旧带着灿烂的笑容。

“你是要送我回去吗?”Barry侧过头看着默默陪伴在他身边的Eobard,嘴角噙着笑问到。
“然后被Joe开几枪?”Eobard挑了挑眉毛,“听起来值得一试。”
“哈哈。”Barry试图挑起话题,“所以我们这算是泡到了各自的偶像?”
哦,天哪,相当失败的话题。
“首先你可不是我的偶像,其次我不认为你泡到我了。”
“Come on,Eo。”Barry装作不可置信的喊,“在打击我这一方面,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。”
“我以为你喜欢我这样的混蛋。”显而易见的Eobard式的得意洋洋。
“我想我还是挺喜欢你……”Barry拉长了声音,“今天的衣服的。我从没见你这样穿过。”
“Harrison Wells喜欢穿西装,而我,我估计没有在你面前穿过除了战衣之外的衣服了。”Eobard装模作样的叹息,“你还真是一个话题杀手,你当初是怎么交到Patty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的?”
“好汉不提当年勇,Eo。”Barry气恼的翻了个白眼,“我觉得我的话题好极了。”
于是两个人一路拌着嘴到了Joe的房子。

“呼,我到了。”
“Well,我确信Joe正在里面等着你。”Eobard的嗓音带着隐隐的笑意。
Barry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房子,不禁为Joe隐藏在黑暗中的画面打了个寒战,“那还真够吓人的。”
“谁说不是呢?”Eobard看了眼手表,“我得走了。”
“去哪儿?”Barry脱口而出,又懊恼的想着自己是不是管的有点多?
“要用Eobard Thawne这个从未出现过的身份行事,需要些钱财打点。”Eobard毫不在意的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Barry,“正好我之前藏了部分财产。”
“哦,千万别告诉我那些钱怎么来的。”Barry捂着脸,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。
“哈,那肯定很有意思。”Eobard冲Barry眨了眨眼。
Barry为此深吸了口气,永远都不能抵抗这个家伙荷尔蒙爆棚的眨眼啊!
“那么,晚安。”Barry走上前去,给了Eobard一个拥抱。
肢体触碰的那一刻,灵魂伴侣之前的感应是那么强烈,他们站在路灯下,紧紧的拥抱着对方,恨不得此生再不分开。
“我真的得走了,Mr.Allen。”Eobard说着,却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,反而楼的更紧几分。
“我知道,我知道,再一分钟。”Barry将头埋在Eo的颈部,深深的汲取着他的气息,仿佛这就能给他勇气好教他狠心与对方分开一样。
也许是十分钟,也许是半个小时,短信声将相拥的两人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。
“是Iris的短信,她问我到家没。”Barry缓慢的退出Eobard的怀抱,“我得进去了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Eobard注视着Barry,“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一道红色的闪电闪过,卷起了满地的落叶。
而Barry则是愣在原地,摸了摸自己的左脸,刚刚Eobard是亲了自己吗?所以他才跑那么快?他这是害羞了?
这个问题都急需思考啊。

Barry蹑手蹑脚的走进黑漆漆的房子,期望别将Joe吵醒。
“哈,现在你知道回家了。”几乎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Joe凉凉的开口。
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Barry被他吓得几乎坐倒在地上,“Joe,你这是要吓死我吗!”
“和男人混到十二点才回家的儿子没有理由指责一个担心的父亲。”Joe从沙发上起身,“回去睡觉。”
“呼,呼”Barry仍在惊恐的喘气,“好吧,晚安。”

我见你于星辰

Chapter7:谈话

“Barry Allen!”Joe对着一头雾水的Barry大喊,“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!”
“额,那件枪击案的化验结果马上就出来。别急。”
Joe嘴角抽搐,“不是那件事。”
“额,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Iris正在和她上司约会的事情的。”
“Whattttttttttt! Iris!”Joe回头瞪着看好戏的Iris。
“Dad,你不能就这么被Barry带跑偏了!”
“待会再来解决你的事。”Joe重新看着Barry,“也许你需要一点小提示,‘灵魂伴侣’这个词怎么样。”
“……”Barry低头看着鞋面。
“Bar,你真的考虑好了吗?”Joe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,担忧的看着Barry。那个由他一手抚养长大的小男孩已经有了自己的天空,而他这个老男人所能做的,不过是尽力让阳光灿烂,蓝天依旧。
“我看到了我们的过去,不只是这条时间线上的,还有无数条被我们改变的。可笑的是,只有他记得这一切。”Barry开口,“时间线交错,我们的初见并不在同一时间。当他第一次见我,我把他当做敌人。我第一次见他,他成为我的敌人。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停歇。我们并非命定的宿敌,但时间总是那么的作弄人。最后,他回到了过去,杀了我妈妈,但这一切都是我造就的。我试图改变,但我最终接受现实。我恨他,但我不能否认我对他的感情。”
“所以,我考虑好了。”Barry的眼角泛红,眼眶湿润,但他眼神坚定,“我也准备好了。”
“好吧,下次见他我还是得冲他开几枪。”Joe叹息着,“还有,Iris,别想跑。我们来说说你的新恋情。”
“Oh~poor girl.”这下可轮到Barry幸灾乐祸了。
“和自己的顶头上司谈恋爱可不太好。”Joe捏着眉心,“要是分手,你打算怎么办,跳槽?”
“Dad!”
“每次你的恋情都能把我吓一跳,也不差这一回,就只是,保护好Barry的秘密身份。”
“我会的。”Iris上前,给了Barry和Joe一个拥抱,“我觉得我的约会快要迟到了,帮个忙?Flash。”
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“我刚刚说了什么来着?”Joe站着,咬牙切齿。
“我可谨慎的很。”送完人回来的Barry高兴的转了个圈,“我要出去约会了。你觉得我穿什么好?”
“裸着。”Joe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,披上外套回警局去了,两个傻孩子,眼不见心不烦。
Barry看着Joe离开,直到发动机的声音传来,他才呆呆的回应了Joe,“第一次约会就裸着可不太好,Joe。”

小剧场:“所以,没有裸着。可惜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Eo!”

“是我的错觉吗?我觉得我的脑门更加锃亮了。”
“看来你家的孩子也不省心。”

Wake up

“充实的一天,Mr.Allen.”Dr.Wells微笑着看向刚刚解决完一起抢劫案的Barry。
“哇哦,确实。”Barry羞涩的笑着,“Dr.Wells,圣诞节快到了,我觉得也许你可以来和我们一起过圣诞节。你知道的,Joe很感激你当初救了我,而且Iris和Eddie也是相当期待你的到来,额,并不是说我不期待,我也很期待!你救了我,还教导我,要知道我从小时候就开始崇拜你……”
Barry的语速几乎和他的速度成正比了,Harrison Wells坐在轮椅上,几乎要为年轻的超级英雄话语中隐藏的意味而发笑。他看着他被Joe领养,从一开始的不甘,到最后的平静,当你看着风平浪静的大海,你永远都想不到下一次怒海波涛在何时,Barry同样如此。即使是现在,他仍旧一心想要找出杀死他母亲,并害得他父亲含怨入狱的凶手。
他该如何抉择?当他发现凶手正是他崇敬,敬仰,甚至爱慕了那么久的人?
Barry说完,惶恐不安的等待Dr.Wells的回答,只不过三四秒,他脸上因为害羞以及某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造成的潮红便尽数褪去,‘他要拒绝了’Barry心想着,‘他不喜欢别人太过亲近,他要拒绝了。’他用牙轻轻摩挲着下嘴唇,还没有等他开口告诉Harrison不去也没关系,他会给他送蛋酒的。就听见Dr.Wells开口:“听起来不错,也许我应该回归一下人类社会了。”
“太棒了!”Barry兴奋的绕着实验室跑了三圈,卷起了一地的纸张。“Mr.Allen,你要知道Caitlin很讨厌不停收拾乱飞的A4纸的行为吧?”Dr.Wells带着笑意开口,阻止了Barry将更多的东西刮到地上的行为。“哦哦哦!我只是太开心了。我会收拾好的!”
闪电在实验室翻飞,Bar将一摞纸放在控制台上,嘴角抑制不住的上咧。

“Good news?”Iris依偎在Eddie的怀里,微笑着迎接Barry的到来。
“那么明显?”“没那么明显,如果你没有给我们带来契石城的比萨,还把你的嘴巴咧到耳朵的话,一点都不明显。”
Barry转了一圈,还是没忍住,“Harrison答应和我们一起过圣诞节了!”
“哦,那还真是好消息,要知道当你表现出对Harrison Wells的热情的时候,我和Iris才刚刚开始同居,等你成功的发出第一次邀请,我们的孩子都要叫你教父了!”Eddie调侃到。
“嗨!你们的孩子将有一个超棒的教父的!”Barry抗议。
Eddie和Iris相视一笑:聪明的Barry永远都找不到重点。

在Barry的坐立难安中,圣诞节终于到了。

Barry穿着正装,坐在实验室里。他和Dr.Wells约好了,他来实验室接他。Barry禁不住欢呼雀跃:一个亲密接触Dr.Wells的机会!他克制不住的看手表,那是Joe送给他的,代表了他将Barry视为亲子。
“等了很久吗?Mr.Allen?”Harrison驾驶着他的轮椅,缓缓地向Barry靠近。
Barry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“没有,当然没有,我刚刚到。”
‘明明在这呆呆的坐了那么久。’Harrison暗自发笑,当他在时间穹顶的时候,他就从监控看到Barry进来了,不停的整理着装,看手表,坐下,又站起来,整理着装,看手表,循环往复。
“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Barry清清嗓子,发问。“Of course.Mr.Allen.”Harrison微微晗首。
狂风拂过脸颊与发梢,让他愈发怀念神速力在血液里翻腾的滋味,被人带着在神速力中奔跑,对他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。但在如今的情况下,使用神速力的机会几乎渺茫。这也令他更加坚定了回家的决心,回到那个神速力仍旧流淌在他细胞中的年代。
“呼,我们到了。”Barry小心翼翼的将Harrison放下,露出一个笑容,“我去取你的轮椅,去去就来。”
“别管他了,先来一杯蛋酒吧!”Iris将一个印着闪电的马克杯塞到他手上,“Iris相当擅长蛋酒,祖传秘方!”Joe举着杯子向他示意。
Harrison也将杯子举起来,啜饮一口,他的计划还有很长时间去实现,不如先享受当下。
“为什么Barry还不回来?他的速度,都够他几个来回了。”
另一边,Barry正在路上“疾驰”,剧烈的痛感一下子将他攫住。他停下来,大口大口的喘气,‘也许我只是饿了。’Barry心想,‘先去吃几份汉堡,哦!Harrison喜欢大贝利汉堡。希望Iris不会因为我在她做的圣诞大餐之前吃了别的东西而杀了我。’

“我回来了!”Barry冲进家门,喘着粗气。“Mr.Allen,are you ok?”Harrison关切的问,“你看起来不太好。”“有点饿了,你知道的,高消耗。”“那我觉得Iris的圣诞大餐将会是最好的选择了。”Caitlin从Iris身后冒出来,而Harrison赞同的点头。
“哦,Caitlin,我没看到你进来。”Barry笑着,头痛再一次袭来,他几乎瘫倒在地。但那仅仅是一瞬间,没有人注意到他的不对劲。
Caitlin微笑着,给他递了一份礼物,“你刚刚跑出去我和Cisco就到了,他正和Wally在楼上玩游戏呢。这是我们一起买的,希望你会喜欢。”
Barry将礼物分好,然后光速拆开了自己的礼物。Iris和Eddie送了一套西装,“你要在我们孩子洗礼的时候穿。”他们高高兴兴的说。Cisco和Caitlin送的,哦,当然企业号模型,他敢保证是Cisco的主意。至于Joe,去年的手表已经给了他很大的惊喜了,今年他送了一个马克杯,和在他失去神速力的时候摔碎的一模一样。Wally也是送了模型,只不过是他设计的那台车的。“你设计出来了?”“当然。”“酷!”最后一个,Harrison Wells。他有点紧张,速度慢下来,用普通人的速度慢慢拆开,“它太漂亮了!Harrison。额,我的意思是Dr.Wells.”“Harrison,please。”Harrison微笑着说,少量的酒精令他脸颊有点发红。“哦,好,Harrison。”Barry现在几乎有点飘飘然了,突发的头痛也被他抛之脑后,“Thank you,Harrison.”
在之后的圣诞聚餐中,Barry一直将Harrison送的那颗袖扣握在手心把玩,冰凉的金属与宝石都染上他的体温。
肥美的火鸡和Joe最拿手的面条吃的大家心满意足,窝在沙发上不肯动弹。
Harrison驾驶着轮椅向门外移动,Barry偷偷跟了上去。
“Mr.Allen,不和他们一起聊聊天吗?”Harrison回头,将Barry抓个正着。“额,我想来陪陪你。”‘Barry,勇敢点。’他给自己加油打气,向前走去。
在橙黄的灯光下,他看起来像是镀了一层金边,平日里的冷漠与捉摸不透都化作了如今飘散的雪花。突然,Harrison开口说:“我看到了槲寄生,我觉得不应该错过他们给的机会。”
Barry笑起来,眼角眉梢都是爱意。他们的距离拉近。Barry能看到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,细纹,将他从神坛拉入凡间。而他蓝色的眼睛,是星辰,是汪洋,让Barry沉溺其中。
一个轻柔的吻,从此再无此人。
当他们再次分开,Barry已经能尝到泪水的味道。
“她让我相信这都是真的,我也以为这是真的,但真正的Harrison Wells永远都不会吻我,而我又是那么渴望这一切。”Barry哽咽着开口,他能看到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消失,就好像老相片褪去了色彩,模模糊糊,看不真切,“我一直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,我被她拉入梦境。当我看见你,我是那么的想要留在这里,我下意识的完善这个梦境,无视了Cisco,Caitlin,Joe,Iris,每个人唤我回去的声音。我一直不知道原来我那么渴望你,而你,真正的你,永远都不会吻我。你说你要毁了我,你早就做到了。你早就做到了。”
他看着Harrison也慢慢消失在空气里,最后只剩下他自己,站在虚空纷纷洋洋的雪花里。
永远都只剩他。

后记:
Barry在追捕一个能够操控梦境的转化人的时候,不小心被对方催眠,沉入梦境里面,不愿意醒来。

我见你于星辰

Chapter6:chance

“哇哦,他为了回来帮你还真是煞费苦心。”Cisco不自觉的敲击键盘,“将已经融合的基因脱离开那可是相当痛苦。”
“Yeah,i know.”Barry咬着嘴唇,“但我不明白,他已经回到了他的时间线,还制造了死亡的假象骗过了我,为什么他还要回来?”
“我还以为你很清楚。”Iris羡慕的说,“共享记忆,前所未闻。”
“只是记忆,我不能看透他的想法。”Barry沮丧的说。
“你能‘看到’他现在在干什么吗?”Caitlin好奇的问,“要知道记忆也是由当下延伸的。”
“吃大贝利汉堡。这是大概是他唯一喜欢的东西了。”Barry小声的嘀咕着后半句。
“毫无新意。”Cisco似乎并没有将他对Harrison Wells的畏惧延伸到Eobard身上,当然,除了Caitlin叫他Dr.Wells的时候。“你能看到未来吗?要知道逆闪电来自136年之后,那里怎么样?我们的威名是不是流传到了一个世纪之后。”他说着,得意的挑眉。
“先进,但也……荒凉。”Barry寻找着措辞。“在他的记忆里,城市之外,只有漫漫黄沙。人类对生态造成了极大的破坏,自然难以恢复。转化人与政府的多次战争,对脆弱的环境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。”
“有意思。”Cisco喃喃自语。
三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,“额,好吧,遭透了,太糟糕了!”Cisco大喊。
‘Mr.Allen,我想这儿有点小小的麻烦。’Eobard的声音简直像是直接传入了脑海,令Barry愣在原地。
“Bar,你怎么了?”Iris担心的问。自从她知道Barry的灵魂伴侣是Eobard以来,她一直都在担心着。她知道自己的好友有多么坚强就有多么脆弱,逆闪的所作所为已经对他造成了巨大的伤害,等灵魂伴侣带来的甜蜜消散之后,他又该如何抉择?
“It's Eo.”Barry茫然的说,“我听见他,就像是他在我身边一样。”
“ohhhh!我一定要给你们做一个测试,心灵感应之类的!”Cisco高兴的手舞足蹈。
“Barry,他和你说了什么?”Caitlin则是冷静的问。
“他说有点小麻烦,哦!我‘看见’了,去去就来。”话音未落,Barry像是一团红旋风消失在实验室。
“他可千万别把‘去去就来’当做口头禅。”Cisco总算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。
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商量一下……”Iris犹豫着开口,“我知道他们是灵魂伴侣,但是你们相信逆闪电吗?”
“特别是他还杀了我一次。”些微的不安再次笼罩了Cisco,他装作满不在乎的耸耸肩,“他回来之后我可以vibe他一下,虽然Barry能够看见他的记忆,双重保险。”
“hi,你们还记得Barry的身份吗?他可是闪电侠,救人于水火之中,不是吗?”Caitlin显然不以为意,“也许Dr.Wells做了错事,但他也只是为了回家而已。我觉得我们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。”
Iris缓缓地呼出一口气,“你是对的,Caitlin,我总是太过担心Barry,以为他还是那个被人欺负小男孩。”
“Come on.你们就这么原谅他了?”“不然呢?”“好吧,我会盯着他的。I'm watching.”Cisco得意洋洋的笑起来,Caitlin对着Iris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,两人也跟着笑起来。
“Barry去哪了?证检科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呢。”Joe的声音令三个人都僵住了,很显然,他们都忘了把逆闪电这件事告诉某人了……

小剧场:“认真的?一个汉堡那么大的火灾?”
“我以为你饿了。”
“哦,好吧。”

去去就来:back in a flash.少正里面的闪闪很喜欢讲这句话。>3<
我发现似乎大家对原身版本的逆闪闪并不是很感冒,我也能理解。之所以会用原身版本的,也有我一定的考虑。博士版本的已经死了,而且还背负着杀人犯的罪名。逆闪总不能永远都处在高速运动下,不让人看到他的脸吧。-_-这张脸将会永远提醒闪闪他做过什么,即使闪闪已经接受了母亲的死亡。相爱相杀嘛。还有就是逆闪本来打算恢复原身装作啥都没发生的样子去接近闪闪,没想到一个吻把他所有的计划的打乱了(^_^)。但是没关系,逆闪永远都有一个计划。

我见你于星辰

Chapter5:Team Flash

“抛开神速力这部分不讲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”(“你还是一个天才科学家。”Barry小声说)“有的时候我确实能够预见很多东西,但。”Eobard顿了顿,“我不得不说共享的那一部分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。”

Barry怒视着Eobard,就好像刚刚拥吻的不是他们一样。而实验室的气氛也一下跌到冰点。
“我比较好奇,”Caitlin问,“你是怎么知道他是Harrison Wells的?”
转化人警报声响起,Barry重新将面罩带上,他看了Eobard一眼,转身跑出了S.T.A.R.Labs。
“所以,你要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?”Caitlin冲着Eobard侧了侧头,“Dr.Wells。”
Cisco轻轻抽了一口气,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。纵使他现在获得了超能力,他仍旧对这个杀死他的男人心怀恐惧。
“well。”Eobard捏了捏鼻梁,这是他作为Harrison Wells的时候留下的习惯,“为什么不说说你呢?Caitlin。你的新能力掌握的怎么样了?”
“What!!!”Cisco大喊,“Caitlin,你没有告诉我这个!”
“yeah。告诉你我变成了Killer Frost。”Caitlin翻了个白眼,“看着你紧张兮兮的围着我团团转?”
“Caitlin,你永远都不会变成Killer Frost那个样子的。”Cisco看着Caitlin,郑重地说。
“虽然我不知道Killer Frost是谁,但我永远都相信你。”Iris说着,给了Caitlin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“我在地球二已经见到过Killer Frost的能力了,在我的帮助下,你的能力将会比她更强。我们可以制作一个设备……”
Eobard Thawne抱着手臂,倚在墙上,微笑着看着Cisco喋喋不休地讲述他对于增强Caitlin能力的计划。他知道,真正的闪电侠小队从现在开始正式成立了。Caitlin的控冰和Cisco的震波,再加上Barry的神速力,他们将会所向披靡,他们的威名即使在136年之后仍然震慑着罪犯,他们将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
“哦!那这样一来我就是唯一一个没有超能力的了。”Iris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“这可真恼人。”
Caitlin也呼出一口气,终于有人打断了Cisco长、长、长到世界末日的计划。
“哇哦,我错过什么了吗?”Barry从外面“闪”进来。
“一个超赞的计划。”Cisco得意洋洋的对Barry说,“有关Caitlin的能力……”
“能力?”Barry显得有点惶恐不安,他看向Caitlin,“我是不是改变了你的生活?”
“好的改变,女孩也得有自保能力,不是吗?”Caitlin耸了耸肩,“我觉得我们把话题扯远了。”
三个人目光炯炯的看着Eobard Thawne,Barry则是低头看脚面。
“抛开神速力这部分不讲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”(“你还是一个天才科学家。”Barry小声说)“有的时候我确实能够预见很多东西,但。”Eobard顿了顿,“我不得不说共享的那一部分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。”
“我有点饿了,剩下的你们可以问Mr.Allen。”Eobard冲着Barry眨了眨眼睛,消失在实验室。
“Eobard!”Barry猝不及防地大喊。
“Barry~~~”
Barry惊恐的回头,看见自己的三个好友狞笑着向自己走来……

我见你于星辰

Chapter4:kiss

温暖包围着他们,抑制剂在内心的渴求下消耗殆尽,灵魂的裂缝在此刻得到修补。

“Barry ,我觉得你应该先把你那个Dr.evil的事情先放一放。”Cisco的声音从角落的扩音器传来,“因为在博物馆出现了另外一个Dr.evil!”
Barry 和Iris对视一眼,立刻冲出了时间穹顶。
当他到达博物馆的时候,逆闪正悠哉游哉的欣赏那些历史文物。Barry 定定神,向他走过去。
“要知道,这些东西在我那个年代早就已经失窃了。”Eobard 回过头,冲Barry 笑笑。没有了恐怖的嗓音和红芒,他看起来还是相当的……平易近人,“在修复了你的闪点悖论之后,你看起来过得不错。”
“这不是你的时间线,你来这干嘛。”Barry 在面罩下皱着眉,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“对于我们来说,有什么时间线是属于自己的吗?”Eobard 似笑非笑,“况且来看看失窃的文物,不好吗?”
Barry 翻了个白眼:“我怎么觉得它们之所以会失窃是因为你呢?”
“谁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。”Eobard 冲着Barry 眨了眨眼睛。红芒重新占据了眼眶。
Barry 看着Eobard ,闪电在眼中划过,向前冲去。
红黄闪电纠缠在一起,超音速震碎了一路的玻璃。
等他们跑进S.T.A.R.Labs的时候,都带着一身伤。坐在操作台前的Caitlin 和Cisco惊恐的起身,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。
嘭的一声,Barry 将Eobard 按到墙上,不住的喘着粗气。他只犹豫了一秒,对于Barry Allen来说那么短暂,对于Flash来说又那么漫长。
Barry 给了Eobard 一个轻柔的吻。
Eobard 为此深吸了一口气。他用力将Barry 拉向自己,双手紧紧的钳着Barry 的腰,一个翻转,Barry 就被他压在墙上。
Eobard 用力的吻着他,攻城略地,而Barry 缴械投降。两个人都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这个吻来的太过迟缓,而灵魂的碰撞又是如此美妙。
温暖包围着他们,抑制剂在内心的渴求下消耗殆尽,灵魂的裂缝在此刻得到修补。现在他们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对方的喜悦与诉求,两人的心跳相连,灵魂相通。
“咳咳,以防你们没有注意到,我们还在这里站着呢。”Cisco相当擅长破坏气氛。
“而我刚刚就站在你们身后的位置和Caitlin 聊天。”Cisco冲着Iris竖了个大拇指。
“据说灵魂伴侣会在他们第一次亲吻的时候共享某一部分的感官。”Caitlin 紧张的问,“所以你俩有什么感觉吗?”
Barry 并没有回答Caitlin 的问题,他盯着Eobard :“骗我好玩吗?Harrison Wells。”

小剧场:“我还是喜欢你留胡子的样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Shut up,Mr.Allen。”

我见你于星辰

Chapter3:再遇

现在他的脸上又挂上了洋洋得意的笑容,专属于那个Eobard Thawne的笑容。

Barry 将Iris放下,很显然的,她还没有从急速奔跑中回过神来。“哦,所以,这就是你说的时间穹顶。”“yes。”Barry 向前走了几步,唤出了沉睡的Gideon。
“Hello,Mr.Allen,what can i do for you?”
“他真的死了吗?”Barry 几乎在Gideon出现的瞬间便将问题说了出来。
“Who?”
“Eobard Thawne,那个披着Harrison Wells皮的Eobard Thawne。”Gideon似乎因为这个问题而弯了弯嘴角,还没等Barry 思考这其中的含义,她的投影就消失不见了。
“Gideon!”Barry 冲上前去,试图再次唤醒Gideon,却是徒然。
“永远都那么的急不可耐。”从身侧传来的声音令Barry 不由自主的颤栗。每每午夜时分,他于梦境与现实之间辗转之时,他就能听见这声音,呼唤他,“Mr.Allen。”
“Harrison Wells!”他看见那个令他憧憬万分也痛恨万分的人就那么悠闲的倚在墙上,嘴角带着微笑,冲他挥了挥手。
Barry 因为他的动作愣在那里,不知作何反应。他该说什么?为什么你在这里?为什么你没死?然后换取他死敌的嘲笑?
他听见自己干巴巴的开口:“你……”
“他是一个投影。”Iris冷静的说,“如果你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的话,你就会发现这只是一个投影。”
Barry 不敢置信的将手伸向Harrison Wells,却失望的看见自己的指尖穿透了素雅的黑色西装。
Harrison Wells的投影随着Barry 的动作而移动,就好像他是真实存在的一样。
“很失望,是不是?Barry 0.”Harrison Wells慢悠悠的开口。“我想当你出现在这里,问Gideon这个问题的时候,你已经知道了某些被我隐瞒的事情。”
Harrison Wells站直身体,从容的向Barry 的方向迈了几步,天才的预测。“我真的相当希望看到现在你脸上的表情。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,我是如此的了解你,我知道你一开始会愤怒,不只是对我,也对你自己。当然,更多的是对你自己,哈,大孝子不是吗?然后愤怒消退了,悲伤开始蔓延,为错过了你的灵魂伴侣,也为了你灵魂伴侣的死亡。接着,你会疑惑,为什么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应,也许有了感应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,不是吗?哦,关于这一点我想我可以告诉你,一项来自136年之后的研究,完美的阻断灵魂伴侣之间的联系。”
现在他的脸上又挂上了洋洋得意的笑容,专属于那个Eobard Thawne的笑容。
Barry 看着Harrison Wells,嘴巴张张合合,最后紧闭。
“所以你现在到底躲在哪里?”Iris的问题永远都正中红心。
“我死了。”Harrison Wells挑起眉毛,“我以为你们看着我消亡了。”
“你录下这段全息投影的时候,在你死之前。你可不知道你自己会消亡。”Iris步步紧逼,“除非,你策划了你的死亡,或者说死亡的假象。你清楚的知道你会消亡。”
“伶牙俐齿。”Harrison Wells象征性的鼓了鼓掌,他看向Barry ,“Mr.Allen,你是最清楚我会在哪的人。现在选择权在你那了。”
他冲着Barry 眨了眨眼睛,消失不见。

我见你于星辰

Chapter2:糟糕的约会

她熟悉的眉眼,没有带来丝毫的慰藉。他曾两次亲吻过的唇瓣,现在看来陌生无比。

“嗨,Barry ,你怎么了?”Iris困惑地看着把玩着咖啡杯的Barry,“我以为这是一个约会?但现在看来好像是我误会了。”
“什么?”Barry 看起来像是刚刚回过神,“哦,额,这当然是约会。就是,我最近有点忙,你知道的……”
“oh,really?”Iris挑了挑眉,“要知道我可是相当了解当你想要隐瞒什么重大事情的时候的表情。”
听见Iris的质疑,Barry 低着头,凝视着杯中的闪电拉花。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曾今的那些憧憬,深埋在心中的情感,在得知真相之后都变得令人作呕。他该怎么说?怎么对这个自己暗恋了十五年的女孩说?
Barry 抬起头,看向Iris。她熟悉的眉眼,没有带来丝毫的慰藉。他曾两次亲吻过的唇瓣,现在看来陌生无比。回放在他眼前的场景全是Harrison Wells对他关切的模样,在他受伤时,他失意时,他发怒时,全是Harrison Wells。
“是我的灵魂伴侣。”当Barry 说出这句话时,他深埋在心中的情感喷涌而出,他对自己的欺骗,在这一刻溃不成军。他终于知晓了那种依恋、那种信任从何而来,因为他们的灵魂曾紧紧相依,却又被一个世纪的时光所撕裂。
“Good news。”Iris咽下心中的苦涩,“你找到她了吗?”
“他(He)……”
“哦,是他(He)?”Iris有点讶异,Barry 看起来可不像是‘那种类型’。虽然他确实像布丁一样可口,也确实受到一些男生的欢迎……,好吧,绝对的‘那种类型’。
“It's Thawne。”
“是我想的那个Thawne吗?”Iris睁大眼睛,看着Barry ,很显然,她受到了惊吓。
“Eobard Thawne。”Barry 开口,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,喉咙刺痛难当,Iris的身影也模糊起来。他眨了眨眼,才发现原来是泪水快要涌出眼眶。
“It's ok,shh。”Iris将自己的手轻轻的覆在Barry 紧握着咖啡杯的手上,“It's ok。”
Iris轻柔的安慰却像是压垮了这个一惯坚强的大男孩,他的眼泪遏制不住地滴落,重重的砸在Iris的心底。
“他、他杀了我的妈妈,害得我父亲含冤入狱。我、他怎么能……”Barry 想要组织语言,却因为太过悲愤,身体轻微的抽搐了一下,异物似乎在他的喉咙肿令他哽咽,他讲不出话来,只是低头,让泪水蔓延了整张脸。
“但你们的灵魂确实深深的渴望着对方不是吗?”Iris轻声说,“也许你们之间有过仇恨,但灵魂伴侣是没有错的,他是你最深的渴求。”
“他死了。”Barry 渐渐的止住了泪水,“但是他已经死了。”
“他真的死了吗?”Iris用手捧着对方的脸,让Barry 看向他,“你知道问题的答案。”

作者:我是一个文科生,但我只会写调查报告。所以,要是角色ooc,我的锅。